媆媆

罗刹女(上)

这篇罗刹女鲁路修不是女孩子啦

可能会坑







布尼塔尼亚的小皇子是布尼塔尼亚国的宝藏,男子却生的如此美貌,不免有贵族想去会会这个美人,但总是有人有去无回,据说,他们都在美人的床底下建巢,流连忘返所以有去无回,而普通老百姓只能在国家的庆典上站在老远处眺望一下这倾国倾城的美貌,啊,鲁路修大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跪倒在那洁白的圣衣下。


所以平民朱雀在和鲁路修万分之一的概率的对视后,毫不犹豫地就爱上了鲁路修。





转眼就是鲁路修的18岁成人礼,按照约定俗成,将由皇子亲自挑选骑士,而骑士也就是类似于助理一样的存在,一般是由皇室成员走的最近的贵族担任,而骑士也会成为皇室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是最信任的人,所以成人礼极其重要,选一个信任的骑士更重要。





不少人久仰鲁路修大名而来,前有蛋卷和玛丽安娜从皇骑变成情侣关系,更何况鲁路修还是玛丽安娜唯一的儿子,说不定自己也可以突然越级,鲁路修那张脸就让那些油嘴滑舌的肥油的贵族们想舔上几口,再加上那骨感的修长腰身。。。



所以这次报名人数极其多,从皇宫内大厅排到了大街上,朱雀看着自己离皇宫那么远,身为平民,其实也没有机会近距离面见皇族,但对视的一瞬间,朱雀就把整个心脏都给了鲁路修,这两年来,他时刻不期望着如果能触摸鲁路修一次。。。可平民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在没有希望的队伍中朱雀低下了头,拧起眉头想起来与鲁路修对视的场景







那一天天还没有亮,朱雀救早早起来了,睡不着的他鬼使神差的往大街上散步,月色朦胧雾气还缭绕,石子街上静悄悄的,灵敏的听觉,是朱雀立马就察觉到巷子里有动静,隐隐约约,听到了惊呼声,朱雀立马就赶了过去,也就在他将身体探入口巷口的一瞬间,此时的场景仿佛是神的降临,而此时那一位神注意到强烈的视线也猛地抬起脑袋,露出一丝惊慌的表情,但很快就镇定回去了,上下打量完朱雀一遍后,甩了一下自己的乌黑亮丽的头发,又微微抬起头侧着脑袋嘴角上扬,眯起了紫水晶一般的眼睛,月光的倾洒为眼睛加了高光,更加晶莹剔透,又是因为紫的深沉,盯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掉进了无止境的深渊。美人的微微一笑让朱雀瞬间恍惚,明明睁大眼睛连他的呼吸都想装进自己的大脑,却在下一秒他就消失了,朦胧的雾气在先朱雀发出质疑,可心脏瞬间的骤停和之后无止境的疯狂跳动又把朱雀拉会现实,朱雀把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那个地方剧烈抖动着,让他直视了自己的心,他爱上了鲁路修。就算是否真的看见他,他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鲁路修就有些委屈了,作为罗刹女,他们食人肉喝人血就像人类吃牛肉一样,不过只有皇室的内部人员知道这个秘密,蛋卷曾经和玛丽安娜出征的时候对常年居住在那里的魔女CC违反了约定,明明说好会过来给我带披萨的,CC一气之下就直奔皇宫,看到了玛丽安娜的儿子特别可爱,就顺手把他降为罗刹女了,玛丽安娜当时还特别生气地和蛋卷家暴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据说后来蛋卷送了cc一张披萨无限量卡,cc才放于宽限。







他需要真爱的告白……



所以罗刹女这一层面纱使天生丽质的鲁路修更加闪耀了,贵族们不断的上门跪倒在自己面前,用偷腥的眯起的眼睛恶心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让鲁路修反胃,不过也正好为他送来了免费的食材,由于怕失踪的人太多引起恐慌,鲁路修还是没有做到让所以偷窥他的人全都扔进锅里(鲁路修觉得吃生肉还是过意不去),有的时候,二哥会带一下死刑犯过来,所以鲁路修也会为自己留点存粮,那一天不小心让一个口粮跑了,罗刹女虽然看似柔弱但是力度惊人,有的时候鲁路修看着镜子中瘦削的身体,想象如果不是以为有这种诅咒,他可能真的要成为那种弱不禁风的人偶了,成为帝国的“友好的礼物”,碍于皇室机密他才被外界宣称是宝藏,是万不可以嫁出去的。


所以在鲁路修草率的处理完了那个可怜人后,才注意到有人会过来,可是在准备逃离之时还是被撞个正着,背着月光在暗夜下的翡翠石眼睛的主人已经看见了他 ,那个少年头发还有些凌乱,在见到自己后瞳仁放大,嘴巴也微微张开,一下子就僵直在那里,只有蓬松的头毛还在微风中上下浮动,鲁路修觉得这个样子的他有点有趣,歪着脑袋刚想笑又瞬间清醒如果在这里暴露,还会被一系列追问,所以干脆就给这个现在还呆住的少年一个朦胧的梦吧。





少年的的反应让鲁路修有些嘴角上扬,但等他回到寝室,嫩绿色的头发慌进他视线的一瞬间后,他就不高兴了,鲁路修抽出整齐摆放在桌下的椅子侧面就坐了下去,将右腿架在了左腿的大腿上,低着头开始发问∶



“今天来又是为了什么,喂!不要把芝士滴到我床上!还有披萨盒走的时候不要忘记带走!你知道我每次清理也多辛苦吗!”



“那你直接丢给下人不就好了,大不了换新的”



“哼,卫生方面别人做我不放心,啊~,快点把事情说了,然后带走披萨盒啊。”



“不要这么着急嘛~”



Cc本来还是懒散地躺着后又危险的眯起眼睛,坐直了认真的说∶





“遇到那个少年了吧,我今天是来提醒你,多注意一下他,他对你来说会很重要。”





Cc留下这么一堆话就走了,还算是良心地带走了垃圾,让鲁路修松了一口气,又想起那段话来,鲁路修又不得不认真地回想一下那个少年的脸。









在成人礼这一天,鲁路修在皇室内命人打开了大门,在平民的队伍中准确地向朱雀的方向走去,而此时朱雀还沉浸在那个不真实的回忆中,随着周围的躁动和余光感受到人影的晃动,他缓缓地抬起头,翡翠石对视上了紫水晶,朱雀遇上了他日思夜想的鲁路修,2年前的雾气已经烟消云散,他的眼里只有鲁路修,他看着鲁路修的微薄的嘴唇做出来动作,随后那些梦一般的话语软绵绵地伏在了朱雀的耳朵上,让朱雀深信不疑自己是否真的听见了,迷迷糊糊中又看见那位皇子在微笑,话语逐渐清晰,朱雀只觉得自己应该是看见了神明大人。





“你愿意成为我的骑士吗?”








(看完《楼兰》的罗刹女国想给殿下设定为罗刹女,因为罗刹女个个都是美人啊哈哈哈哈哈)


“哼,生日礼物和贺卡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超~麻烦”

“欧尔麦特的周边都给你,你爱上我好吗?”

大量ooc
生前是个画手
有错别字但是懒
我错了不要打了我谢谢大家

全国最想和ta结婚的排行榜第一的轰焦冻,睁开了他一睁开就会迷倒一片女性和男性的眼睛,果不其然,旁边的侍女侍卫到地的咚隆声,传入了那对轮廓线像天鹅一样曲折优美却又棱角分明的耳朵里,一个美好的早上又是这样子开始,轰焦冻躺着他99999平方米和床上这样想着,仆人清醒了之后就脸红着替这个全球第一富豪最宠爱的儿子更衣,然后抬这这个少爷出房间去吃早饭。
      

          哈?你问轰焦冻在干什么,这个iq有2500,已经人类爆表的天才才不屑于去了解那些普通人,现在的他,正在思考着下一次宇宙大爆炸是什么时候?在各个领域都拿到欧尔麦特奖项的人,已经被列为世界十大不可思议的人物之首,轰焦冻心里想着,今天要去那所无知的人类呆的学校了,似乎大家都认为这种,颜值爆表,体力超群,智商过高,金钱过剩......的人都喜欢超凡脱俗的白莲花,所以学校里总会有一些很奇葩的人物,不断地向你身边靠近,却说着自己爱的是你,而不是你的钱,轰焦冻闭上眼睛为这个打扰他思考时间与空间的比例的小插曲彻底结束,并且看着他今天新到的保镖。

        头发是蓬蓬松松的,绿色像绒毛一样布满了整个头部,天真可爱的脸蛋上有八个痣,眼睛特别大,看上去比自己还要瘦小,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会来当保镖,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被别人所波及到的,反正这种人都是有目的而来的,不就是为了靠近他吗?不管是图谋还是图财,那个人一定都会喜欢他的,他刚破壳到现在总结出来的经验没有人会不喜欢他,身为离天使最近的人,在人间他就像神一样。因此,她迅速的白了一眼这个可怜的保镖,可怜他最终也会屈服于自己的美貌之下。

         这个真的可怜的绿谷出久并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大少爷,他想也许是因为自己瘦弱的外表,不过没有关系,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那个印刷着欧尔麦特头像的钞票而来的,这是他唯一买的起的欧尔麦特的周边,是的,绿谷出久出生到现在都明白自己已经中了一种名叫欧尔麦特的病毒了,可惜出生在一个平民家里迫于生计,他不得不去做这各种各样活,不过他保镖的本领是不需要质疑的,他那一瞬间惊人的爆发力使人不能忘怀,听说给这个大少爷当保镖,可以拿到很多很多的欧尔麦特周边,绿谷少年就不加思索的来到了这里,今天的工作就是护送大少爷去学校。

          轰焦冻其实是有一点郁闷的,虽然说这个保镖在没有跪倒在她的美貌之下的前提下安全送他到了学校是一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但是这个人未免也太正经了一点居然丝毫没有受他的影响,轰焦冻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好看的眉头,一瞬间周围的女生和男生们又晕倒了过去,可是这个好心的保镖居然跑去关心那些人了。她还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的保镖居然有心去关心其他人。

         在学校里轰焦冻几乎是不需要听课的,他身边有个保镖站在旁边聚精会神的听着课还时不时记一点笔记记得手心上让他觉得有点不安,这个时候不应该专心看着他那被天使吻过的脸庞吗?居然还有心思去听那些无聊的老师讲着无聊的课?轰焦冻再次受到了冲击。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他是个脸盲,他只知欧尔麦特特别的好看,其余的人在他的眼里都差不多是一个样子,他不知道什么样子是好看所以轰焦冻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个剥了一半的荔枝而已,他实在不知道从焦冻到底哪里好看,而且这个人好像炸弹一样走到哪哪里就倒一片?身为他的保镖决不能坐在这里熟视无睹,不能让大家觉得自己服侍的少爷是个冷血的人,所以他就亲切的上去问候了,但是少爷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由于家境贫穷绿谷出久,还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教学设施这让他回想起他那个热血的童年了,老师激进的在台上面讲课同学们奋笔疾书,虽然大家的眼神还是朝着自己的少爷但是为了让大家好好学习,他决定带头记笔记,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而这个少爷上课不知道在梦游什么,但有在那一瞬间好像受到了什么电击一样突然沉闷了下去。

         轰焦冻同学现在觉得好烦哦,这个保镖好烦居然能让他这么烦躁,这些无知的人类好烦真的超级碍眼,他现在站在学校的最顶端,这所学校根据某位大少爷的要求改造了世界上第一高撩望塔,孤傲的少爷吹着孤独的冷风,为了衬托这个孤傲的场景,太阳都下班了,月亮上来了,月光打在少爷绝世的面容上,仿佛这样可以按照他浮躁的内心,就在那一瞬间轰焦冻,觉得自己好想撒币啊,金钱对他来说就跟废纸一样撒一撒还能让他开心一会,在他撒完后的零点零零零零零一秒他的保镖就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而且是那种从窗户上面直接冲了出去,冲的轰焦冻的心一抽,一瞬间,他的保镖就没有了









轰焦冻???????

         晚上轰焦冻依然为白天的保镖困扰着,这个行为他实在思考不出他是什么动机?对于这个保镖,他还是一无所知也就在他准备休息的前一分钟,这个保镖突然出现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支离破碎肢体上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伤痕,带着血迹手里捧着的是他为了图一点开心而撒下的笔,可怜的保镖带着有点生气的眼神瞪着轰焦冻,然后大声的向他埋怨道怎么能僵硬着欧尔麦特肖像的钞票就这样丢掉了?他生气了,可怜的小保镖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里似乎还闪着光带着丝泪水,以前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轰焦冻此时此刻却觉得他可爱极了,但是他那个高达2500的智商在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喜欢的人并不喜欢自己倒是喜欢那个欧美风的肌肉男,轰焦冻还是有一点点点点的失落的,在那一瞬间,时刻冷静的轰焦冻脑子一热说出了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话




“欧尔麦特的周边都给你,你爱上我好吗?”